横幅
历史沿革学会章程使命任务历届领导学会简介学会理事会青年工作委员会研究工作组地方分会中国旅游地学网组织结构学会新闻新闻动态会员介绍会员注册会员登录会员下载初创阶段活动成长阶段活动开拓阶段活动发展阶段活动年会活动专题研讨学术沙龙学会成立三十周年奖励其他奖励网上申报三十周年奖励公示三十周年奖励决定旅游地学的概念旅游地学的研究内容旅游地学发展史旅游地学的理论基础旅游地学资源旅游地学应用基础理论旅游地学人物旅游地学著作最新研究成果优秀论文选登地质公园总论地质公园规划地质公园解说教育地质公园科普活动地质公园科学研究地质公园信息化建设地质公园管理基础理论专家视点经验交流科普著作经典案例旅游地学地质学地理学宝石学旅游学管理学设计界文化界旅游地学理论基础地学旅游资源类型趣味地球岩石景观景区火山与冰川景区流水与海洋景区湖泊与泉水景区地质灾害与气象气候景区精华地质地貌景区与地学有关人文景区世界级国家级科学导游指南宝玉石观赏石矿泉水宝石鉴赏地质旅游商品地质产业园地质主题酒店地质主题美食地质主题园区地质公园博物馆驴友攻略驴友论坛驴友分享基本概况主要成果下一步工作地遗论坛资料下载全球地质公园中国的世界地质公园中国国家地质公园中国国家矿山公园中国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中国的世界遗产地
二号通知(章).doc
73.0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新闻详情

陈安泽:谈中国地质公园管理与发展

从2000年第一批11处国家地质公园诞生,到现今22处世界地质公园、138处国家地质公园和44处已获国家地质公园资格的公园,外加近百处省级地质公园,中国地质公园的建设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迅猛发展。
  这样的速度,管理和质量能否跟得上?在地质公园建设问题上,我们是否应该仅仅停留在吃评选的快餐?8月24日,记者在第三届国际地质公园发展研讨会间就此问题采访了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陈安泽,他的观点是,中国的地质公园必须在改革中前进。
  记者:中国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让一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名词——地质公园,变成了地方经济中很抢手的概念,在大众文化中也很流行。这个变化,可谓巨大。
  陈安泽:仅以国家地质公园为例,从2000年到今天,地质公园数量的激增可以充分印证这种飞跃式的变化。2000年,我国诞生第一批国家地质公园,是11处;2002年第二批,33处;2003年,41处,2005年,53处。2009年,44个公园获国家地质公园资格。
  在昨天的研讨会上,我们听到了外国同行的介绍。地质公园在西方,大都是国家公园的一种类型。加拿大和美国的国家公园产生于19世纪,100多年过去,加拿大现在的国家公园也才40多个,美国50多个。相比之下,我们在不到10年的时间,竟然有了近200个国家地质公园。
  记者:这样的速度,带来了什么好处?
  陈安泽:有几个明显的成效:第一,如果按照一个地质公园平均有20处重要地质遗迹计算,这么多的国家地质公园,有效地保护了近3000处重要地质遗迹点。
  第二,向数亿游客宣传了地球科学知识。河南云台山世界地质公园刚建立,就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根据统计,2006年~2008年到云台山世界地质公园参观学习的人数达260万人次。
  第三,促进了公园所在地区经济发展和农民就业。几乎每建一处地质公园都能带动一个县甚至一个市的经济发展。据统计,到目前为止,我国138家国家地质公园的实际投入为146.3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投入8.3亿元,地方财政投入28亿元,公园自筹110亿元。直接解决就业人数达7.5万人,间接解决47万人就业;公园游客累计达到11亿人次,门票累计收入70多亿元。如,仅内蒙古克什克腾世界地质公园就解决了8000人的就业问题。
  记者:既然有这样的成效,还有什么东西让你担心?
  陈安泽:管理和公园建设的质量。因为只有这些,才是地质公园建设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也只有这些,才能让地质公园这个资源真正地成为惠民文化。我认为,随着地质公园数量的增加,加强管理,提高地质公园建设水平已成为当前非常紧迫任务。
  记者:存在哪些问题?
  陈安泽:第一是管理工作不规范。公园总体规划要求不够规范,例如管理机构和人员配置、公园边界、地质遗迹数据库、解说体系、科普活动、科学研究以及信息化建设都存在一些粗糙和不标准的地方。申报审批制度不完善。很久以来,我们的申报办法、建设要求、审查验收办法以及批准和正式开园的程序都存在一些问题,申报材料过于繁琐,批准后缺少监督复查机制。
  这些问题的存在,迫切需要我们在很多方面进行改革。
  记者:我们是否已经在着力改革?
  陈安泽:是的,我觉得已经实施了四大改革措施。
  改革措施之一,是加强了规划的制定工作。国土资源部刚刚制定了《中国国家地质公园总体规划技术要求》,这个《要求》的内容主要包括:合理调整、明确界定地质公园边界和范围;合理划定分园园区和功能区;建立地质遗迹数据库;制定保护规划。我们还着力完善科学解说体系,包括户内外解说设施、地质博物馆、演示厅、主副碑、景区景物解说牌、安全交通指示牌;解说员配备与培训;科学解说图书出版,如公园科学导游图、国家地质公园丛书、导游词、科普路线解说词等。此外,还正着手制定公园科学研究规划、公园科学普及规划/行动计划和公园信息化建设规划。
  对于地质公园管理者来说,最明显的改革,是国家地质公园申报审批办法的改革。这是我说的改革措施之二。通过改革,国家地质公园的申报时间由1年申报一次改为2年申报一次,申报数量由不计数量,改为每省每批次最多只能申报2个,且必须已建成省级地质公园并开园者。同时提出了对申报者的质量要求,即地质公园中的地质遗迹必须有3处达到国家级,20处达到科普要求者。申报中,简化申报材料、简化评审程序。特别是实行了三步走的办法,即取得资格——建设验收——合格后才批准正式成为国家地质公园。
  改革措施之三,是建立了国家地质公园督察员制度。目前在全国31个省(区、市)设立90名督察员不定期地对已有国家地质公园实行检查监督。这些督察员的具体责任是检查公园执法、公园建设、规划编制及贯彻执行情况、地质遗迹经费使用情况、调查地质遗迹遭破坏事件等并向国土资源部报告检查结果。
  改革措施之四是,开始强调管理工作。2007年12月26日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下发了《加强世界地质公园和国家地质公园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就地质公园的管理机构、规划、建设、地质遗迹保护、科普、科研等10个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比如解说牌,每个地质公园每个独立园区不能少于50块,世界地质公园独立园区不能少于80块。配备地质专业干部,国家地质公园3~5人,世界地质公园5~8人等 ,使地质公园建设和管理有了质与量的具体要求。
  记者:对于地质公园管理改革,你有什么建议?
  陈安泽:任何改革,都要建立在对这个工作的高度重视基础上。我现在最想呼吁的是,地质公园工作迫切需要高度重视,迫切需要下大功夫下大力气去做。
  记者:为什么现在特别强调加强这个工作?
  陈安泽:因为这项工作对于国土资源部,已经不仅仅是工作职能需求了,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地方对于地质公园建设的热情、公众对于科学普及的热情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设想。
  去年我去葫芦岛考察,刚去就被一群讲解员包围,他们纷纷诉说,现在的游客太挑剔,难伺候。以前,导游讲解山石风景,用神仙故事就足以让游客兴味盎然。现在完全不同,导游一提神话,游客扭头就离开,不爱听。不仅如此,他们反过来问导游:这是什么地貌?这块石头有多大的年龄?我心里说,这就对了。目前国家一年就有几百万大学生、几十万硕士生、博士生毕业,大众的文化素质普遍提高,对我们地质公园建设的科学性、规范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是我们决不能忽视的现实。
  一个比较理想的目标是,地质公园管理实现规范化、科学化、制度化,而要实现这个目标,需有一整套法律、法规、条例和办法。我现在希望能够尽快制定并颁布国家地质公园法或条例、国土资源部地质公园(地质遗迹)管理办法和国家地质公园总体规划规范。在这个基础上,制定编制各专项规范和指南,包括地质遗迹数据库规范,地质公园博物馆建设规范,公园演示厅建设规范,公园标示系统规范,公园科学研究指南,公园信息化建设指南,公园科学导游图编制指南,公园图册指南,申报光盘制作指南,公园旅游发展规划指南,公园管理机构设置指南,公园人才培训指南等
被采访人:陈安泽,中国地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国家地质公园研究中心副主任,国土资源部国家地质公园评委,中国地质学会旅游地学与地质公园研究会副会长。长期从事旅游地学和地质公园研究工作。